冥苑

宣群啦!
宣群啦!
欢迎小伙伴们进群互怼吖!群主欺负人and被欺负预警……
魔道家族语c呐!
不要害怕角色重复😁换成名字或者字也是行的呐-虽然人还不齐
武器动物拟人,走尸团都可以呐~

都是魔鬼(四)

我拦住他了。
但是,直接向他要似乎不太好,不符合我冷酷的个性与外表。
可我不管,我就要喝酒。
哼,就要!
突然想起,我们家似乎有条家规是禁酒的。
“云深不知处禁酒。”我酝酿了一下情绪,走上前。
“天子笑,分你一坛。”他俏皮地笑笑:“当做没看见我行不行?”
他笑得好好看。
嗯?不对,重点又错了...
咳咳。
什么???分我一坛???我是那种分一坛酒就能倒戈并且放纵他犯禁的人吗???把我想得太肤浅了吧????
至少.....
至少!
两坛!!!
我盯着他,在眼神中咆哮:把两坛都给我留下!
可是,他回我的只有俏皮可爱的笑。
呸!
什么可爱!?
于是,我拔出避尘,想恐吓他。
但是他一闪身躲过去了。
躲过去了!
过去了!
去了!
了!
我的老脸吖!!!!没地搁啦!!
气急之余,我发现他对我邪魅一笑,身体一歪坐下喝了一坛天子笑。
吖?!!?!!?我的酒!!
气死我了!
没有两坛,一坛也行,我挥剑,想把另一坛天子笑勾过来。
没想到。
我忘记我的剑,是没被剑鞘封着的。
于是,我眼睁睁地看着我的天子笑华丽丽的飞上天,然后优美的在地上炸裂。
水光粼粼。
那景象,美死我了。
突然好讨厌避尘。
(避尘:我委屈!)
没得喝了。
我心好痛,但是我要装的不痛。
继续面无表情。
诶那个带酒进来的小魔鬼,你完蛋啦!
我要找叔父告状去!
哼…

都是魔鬼(三)

我发现其实我的字写的不错。
也不一定中规中矩,稍微连笔也不赖。
于是我开始花式签名。
emmmm,叔父看到会不会气的掉头发吖。
想看叔父光头的样子。
噗。

室外有人走过,打断了我的大作。
Woc写成蓝忘叽了!!!
七拼八凑出他们的言语大概,似乎是说有其他家族的弟子来咱家求学。
太好了,叔父终于不会再终日盯着我了!
而且!我有预感,有人能和我一起骚了。
嗯。
骚。
一起。
骚。

晚上,我翻着‘’雅正集‘’,百般无聊的抖着腿,突然听到房上轻响,把我吓了一跳。
不会是兄长蹦迪high了飞房顶上去了吧!猛地回头一望,发现一个少年的身影一闪而过。
长马尾,长的不错。手上提着酒。
还好不是兄长,不然还不知道明天会被怎么罚呢。
我继续看着手里的春宫。
嗯。
嗯.....
嗯??
我是不是弄错了重点?
不是头发不是脸不是.....
酒?
叔父不让我喝,可是我想喝。
夜猎看其他家族的人喝酒,好羡慕。
好想喝。
现在有现成的。
很好。
丢下书,冲出房间。

都是魔鬼(二)

好无聊哦。
今天没啥事,下学后我就趴在净室的桌子上思考人生。
雅正那么累!为什么要雅正!放飞自我不好吗?
超级佩服兄长的!在外人面前谦谦君子,三更半夜居然在寒室大唱rap大跳蹦迪.....
我r!为什么叔父听不见吖!!!好吵的!不知道我要读书吗???
我愤愤抽出昨晚塞在香炉底下的极品春宫。
哼,害得我昨天看得都没什么感觉。
哼,害得我都不能想入非非了。
哼,.....哼!
哼,今晚要是兄长再吵,我就去偷兄长的裂冰在他窗前吹春山恨。
咦。
春山恨。
嗯。
挺好。
于是我拿过忘机琴,弹了一遍。
于是我摘下抹额,来了一段丝带舞。
不错,尽兴。

都是魔鬼(一)

诶,那啥,我叫蓝湛,字忘机。居云深不知处。
众所周知,姑苏蓝氏严于律己,家风严格,所以自小叔父便对我和兄长十分严格。
至少在外人看来是这样。
兄长是我的表率,温文尔雅,学富五车,端方雅正,给外人的印象都是顶好的。
然而....
某日下学,兄长迈着他的小步伐哒哒哒的跑过来扯住我的衣袖。
“忘机!蹦迪吗?”
我:“.......????”
“兄长是不是不舒服?”
“并没有。”
兄长巴巴的盯着我。
我面无表情,但内心在疯狂吐槽:?????兄长???你你你你你你????我要读书!我爱学习!我要练字!我要习琴!我要练我的避尘!!!
“谢谢忘机陪我!!哈哈哈!!!”
我:“........”(被拖走)
我:“??????”
我说啥了????
谢啥???
我r
“云...云深不知....处,禁止急行!!!”

兄长“中毒”怎么办!急急急!在线等!!!

尝试写文emmmm....

汪叽视角
重度ooc预警渣文笔预警
人物归秀秀

“不不不,雅正端方是什么?假象啊假象!”
           —汪叽

“忘机,high起来吖!”
           —吸尘